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香港神算网67844 >

让我把南望村的故事讲给你听

发布时间: 2019-09-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享有联合国“全球生态500佳”美誉的汉王镇被誉为“徐州的会客厅”,南望则是这座富丽堂皇会客厅的门户和靓点所在。,

  云龙湖畔,玉带河旁,拉犁山下。山与水环绕,孕育出一个灵秀多姿的南望。享有联合国“全球生态500佳”美誉的汉王镇被誉为“徐州的会客厅”,南望则是这座富丽堂皇会客厅的门户和靓点所在。

  南望村位于碧水悠悠的玉带河两岸。全村下辖大南望、小南望、峨山、梁台、石杠五个自然村,千百年来,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织传家,曾经是它的常态。改革开放40年来,这片土地沐浴着时代的春风,发生了浴火涅槃的新生。

  今年的南望尤其火爆,花海刷爆朋友圈,小南望、峨山村有颜值有内涵,老百姓“把生活过成了诗”,引起各路媒体争相报道,迎来众多游人游玩。不过你真的了解南望吗?南望到底有多少个村?每个村名又有怎么的故事呢?今天我们就一起去看一看。

  百善孝为先。南望村的村名源自于一个感人至深孝行故事。传说在很久以前,在现今小南望的一个小山脚下,住着相依为命的婆媳二人。媳妇特别孝顺婆婆,婆婆也格外疼爱儿媳。有一年,正值青黄不接的时节,婆婆突然患了重病。媳妇端水煨汤,精心护理。只是婆婆的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这可急坏了孝顺的儿媳。正在这时候,来了一个串村的医生,他说自己医术高明,专治不治之症。儿媳得知后,立马就把这个医生请来。医生摸了下婆婆的脉象,下诊断说:只有吃新麦饭才能治好这个病。说罢也不要诊金,扬长而去。天哪!阳春三月,麦子才刚抽穗,到哪里去找新麦来做饭啊?媳妇坐在山头上左顾右盼急得直哭。哭啊哭啊,她边哭边祈祷:天黄黄、地黄黄,啥时能到麦黄黄哭的是凄惨悲哀,天旋地转,死去活来也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直至昏死过去品特轩高手之家心水,媳妇的孝心终于感动了神灵,待媳妇醒来的时候,抬头向南望,麦子黄了;再向北望,麦子也黄了。媳妇随即弄了新麦回去给婆婆做了新麦饭,婆婆吃了新麦饭,病终于好了。

  后来,人们为了颂扬这位孝顺的媳妇,就把她向南能看到的村庄叫做“南望”,向北能看见的村庄叫做“北望”。至今在小南望的山上,还有坐婆婆石和泪窝窝石的遗存。

  据说梁台子村原位于丁塘湖中央。清朝前期,这里还是一片汪洋。后来,由于四周沟壑的深挖及大河的疏浚,湖水渐少,位于湖中央的一片高阔地带逐渐露出,被机灵人开垦种上了麦子等庄稼。粮食收获后,要等到高地周围的水渍干后方能运回家。故先要将粮食就地圈起来,曰:“粮台子”或“麦屯子”。渐渐地湖水面积越缩越小,耕地面积越扩越大,有些人便将家搬过去,长期居住下来。一百多年来,已形成近千人口的村落,由于村里梁姓居民居多,人们便将“粮”换成“梁”,以“梁台”作为村名。

  梁会友是徐州西南梁台村人,此人自幼习武,经名师指点,武艺超群。在徐州府内被委以捕快班头。清光绪年间,官匪一家。梁会友不满现状,辞官隐居。梁走后,由张捕快任班头。徐属一带有一帮惯匪,匪首邓洪昌。这伙惯匪经常拦路抢劫,明抢暗偷,为害乡里。但邓与官府私下有联系,案发后,用金钱上下打点,大案变小,小案变了。所以邓洪昌作案虽多,却从未受到任何制裁。他因此胆子越来越大,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明目张胆的的作案,对此捕快却视而不见,任其作恶。

  有一年春天,邓洪昌亲自带一帮土匪,拦路抢劫一位赴京任职的官员,杀死京官随从多人,京官拼命逃脱,但所带财物被抢劫一空。京官逃到京城,将被劫之事奏于光绪皇帝。光绪大怒,颁旨限期缉拿匪首,就地正法。徐州府接旨后,严令捕快三天内捉拿匪首归案,如有违者立斩。张班头接了飞签票,非常为难。不捉拿吧,自己要被杀头;捉拿吧,自己的拳术又不是邓洪昌的对手。怎么办呢?只好找来梁会友。张捕快来到梁家,说明来意。梁会友说:“按说,这件事我不能管,因为我已不吃官府的饭了。可是,邓洪昌的恶迹实在难以容忍。为了让乡邻们过上好日子,三月初十,东沿村逢庙会,邓洪昌准去赶会,会上我相机拿他。”张听后,非常满意。三月初十,风和日丽。东沿村庙前,高高的戏台上,《牧羊圈》正唱到高潮,忽听有人大喝:“停锣,大爷点戏唱《十八摸》。”听戏的人纷纷转脸瞧看,只见点戏人身高体胖,脸色红里透青,一双扫帚眉,一对铜铃眼,大鹰鼻子,身披紫色八团花风衣,从头上垂下来的大辫子搭在腰间,双手倒背着。在他身后跟着四条壮汉。一看这派头,看戏的村民纷纷后退,让出一片空地,谁也不敢往前挨了。戏班里掌柜的不敢怠慢,立即换戏。当锣鼓敲过三遍,突然从人层里出现一个卖糖的老头儿。只见他头戴一顶破草帽,遮住了眉眼,嘴上两撇八字胡,弯着臂,挎着篮子,上面插了几根三角透亮的糖块。这个老头儿在人群里挤来钻去,不多时挤到胖大个子的身后,约离三四步的地方停住了。这时,戏台上正当小旦出场,走圆场时,胖大个子正看得出神,只见老头儿把篮子一扔,箭步窜了上去,一个连环扫堂腿,只听“哎呦”“扑通”,“哎呦”“扑通”胖大个子身后的四个壮汉全部栽倒了。胖大个子听到响声,刚想转身,头上的辫子已被老头抓住,往后一拽,一脚踢去,胖子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老头儿摔个仰面朝天。老头一个旋身,从怀中掏出匕首,左脚踏地,右脚踏在胖子身上,大声吆喝道:“一律原地不动,不准乱挤乱跑,我抓的是土匪头子邓洪昌,如有人胆敢劫案,我这就宰了他。”这时整个戏台上下,鸦雀无声。张捕快等人见梁会友得手,立即摸出单刀铁尺围了上来,命令听戏的人散去,绑上邓洪昌等几个匪徒,塞上五顶小轿,抬进东沿村庙中。

  当夜,五顶小轿悄悄从东沿村经黑风山口赶往徐州。轿子走后,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又有一辆骡轿车飞快地从东沿村出来直奔三堡官道。邓洪昌的手下,只道邓在轿中,便在山口堵截。结果只劫了五顶空轿。待知道上当,为时已晚了。梁会友、张捕快押着轿车由三堡折向正北,到了徐州。当夜邓洪昌就上了站笼,在站笼里活活站死。并将其尸首示众三日,以平民愤。

  从云龙湖向西,过南望村600米,有一座大山像一只“大鹅”,座落于“鹅山”山脚下的村子叫做“鹅山村”。后来,有人将鹅山的“鹅”写成了“峨”,“鹅山村”变成了“峨山村”。

  关于鹅山,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对天鹅伴侣自北向南迁徙,途中雌天鹅不幸负伤,飞至丁塘湖时坠落,被正在湖中捕鱼的一对老年夫妻救起。老夫妻住在丁塘湖中的一座小岛上,无儿无女,虽贫病交加,却是心地善良。老夫妻救起雌天鹅后,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救治。十多天里,雄天鹅感受到了他们的善良,也目睹了他们的穷苦。而雌天鹅因伤势过重、失血过多,最终在老婆婆的怀中哀哀逝去。老夫妻满怀凄伤地把它安葬在自己的草庐旁。雄天鹅被老夫妻的善良所感动,对于爱侣的伤逝也异常悲愤,哀立墓旁,不吃不喝,依依相守。

  一日黄昏时分,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昏天黑地之际,雄天鹅引颈长鸣,拔地而起,化为一座山,怀里抱着已化为良田的雌天鹅,从此鹅山成了一片沃土,有山有水有田,老夫妻不忍在雌天鹅的身上盖房子,坚持在雄天鹅的背面建房,雄天鹅的灵魂被老夫妻的善良所感动,留下了泪水,化成了一条河,用来灌溉良田,随着时间的推移,搬迁来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大的村落。

  至今,鹅山村人依然生活在山的背面,就是对天鹅崇高爱情的敬仰,不愿居住在雌天鹅的身上。每年冬天大雪纷飞的时候,在雌天鹅化为良田的地方,依然能听见雄天鹅对雌天鹅爱的呼喊。

  石杠村原来叫做石缸村,说起石缸村,还有一段传说故事呢!相传,很久很久以前,石缸村有一个通往东海的泉眼,泉眼里住着一条十恶不赦黑蛟龙。这条黑蛟龙要求村里每年都要上交一对童男童女,供它修炼法术。一旦村民不答应黑蛟龙的要求,它就引东海的水,淹没附近的村庄,黎民百姓痛苦不堪。有一年,刚好轮到一个姓肖的村民上交童男童女。可是,他家只有一个儿子,无法交差。他想,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和蛟龙拼了。可是,他听村里的一位长者说:“普通的兵器根本伤害不了它,在石屯的山上有一个姓石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家里有十缸银子,只有用这十缸银子才能堵住泉眼,不让黑蛟龙兴风作恶。”

  听村里的长者说完,姓肖的男子立马出发,去找姓石的小伙子,姓石的小伙子被肖姓男子感动了,就带了家里的全部十缸银子来到了村里。到了交人的日期,趁蛟龙毫无防备,姓石的小伙子一股脑的将十缸银子丢进了泉眼,堵死了黑蛟龙的出入口,黑蛟龙无法再残害百姓,村民们奔走相告,欢天喜地,就在大家庆祝的时候,姓石的小伙子离开了。过后大家为了感谢小伙子,就杀鸡宰牛一同前往石小伙家,到了石小伙家,发现已经搬走了,到处打听也找不到石小伙。后人为了纪念石小伙的善举,就把这个村庄改为了石缸村,意思就是石小伙家的十口缸,因为“缸”与“杠”同音,并且“缸”笔画比较多而又难写,后来人们就把“石缸”改成了“石杠”,这个叫法一直被村民传下来。

  每当人们听完这个传说,都会被石小伙的善举所感动,对石杠也就产生了崇敬之情。因为传说,人们永远能记住石小伙。

  徐州云龙湖西南角,有座高山,叫拉犁山。相传,杨二郎担山赶太阳,把大半个中国的高山担得差不多了,除了留下泰山、大别山、伏牛山作为瑶台,点缀中原以外,还剩下一些较小的群山。

  杨二郎担山赶太阳的事被被玉帝知道了,玉帝赐二郎神牛一头,金犁一把,并令他把剩余的群山犁平,以利神农氏耕种,繁衍人间百姓。杨二郎受到玉帝的赏赐,分外高兴,他套上神牛,手扶金犁,从徐州的北面耕起。他犁平了一山又一山,由北转西,一直耕到徐州西南的一座小山。这时神牛太累了,便卧地歇息。杨二郎一看神牛躺倒不干,格外恼火,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牛腚就是两鞭。神牛被打,忍痛爬起来,拉着金犁就跑。但心里对杨二郎很是不满。杨二郎左手扶犁,右手执鞭。神牛瞪着眼,喘着粗气,翘起牛尾巴,发起了脾气。只见火光一闪,巨石纷纷飞起。从山下到山上,将此山犁了一条数米深的大沟,把山石翻向了一边。神牛转头望了望杨二郎,就腾云驾雾回到天庭去了,牛也发誓就耕了这最后一犁以后,再也不到凡间耕地了。后来人们就把这座山叫作“拉犁山”了。

  山下面有两座像小山一样的大土堆,那是杨二郎犁山时,两只脚后跟带掉的“两块泥”,在山的西面,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还有一个像小山一样的土堆,那是杨二郎扬鞭打神牛,鞭稍一甩带的“一团泥。”拉犁山下的两个大土堆前,当年时常有盘子、碗。附近居民家中喜丧事,只要前一天晚上在土堆前烧把香,磕个头,许许愿,说明家中需要多少盘子、碗,第二天早上派人去挑,不多也不少,土堆前就会如数出现一大堆盘子、碗。但是有一件,用过后,必须如数送还。下次再借,土堆前依然还会出现盘子、碗。不知哪朝哪代,一个爱占小便宜,家里办丧事,把盘子、碗挑到家里,用过后没有送还。从那时起,人们到这土堆前就再也借不到盘子和碗了。事情是这样的,神牛飞回天庭后,杨二郎也跟着到了天庭。朝见玉帝,告了神牛一状。玉帝把神牛叫到跟前,狠狠地把神牛教训一顿,并把神牛贬到凡间去,永久不得再回天庭。玉帝让神牛重返故地拉犁山前,暗施食具,方便人间,将功补过。不料神牛贪玩没有尽职,盘子、碗丢失,因而受到玉帝的再次惩罚让它变成一座山。据说徐州西郊的卧牛山,就是这头被贬的神牛变的。

  在南望村有元山、孤山和鏊子山三座山,元山与孤山大小一样,如同孪生兄弟,鏊子山偏立一旁。三座小山极富山林野趣,早春时节,映山红昂首怒放,如霞似火,流丹溢彩;万物萧疏的隆冬,松柏依旧郁郁葱葱,精神抖擞。更为巧合的是,元山正好与孤山遥遥相对。

  相传,元山和孤山是二郎神用扁担一头担一座山,并且用赶山鞭赶着一群小山赶来的。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候,天上有十二颗太阳,直晒得江河干涸,植物枯萎、人和动物都嗓子冒烟。再加上当时中原地少不利耕种。玉皇大帝为了拯救人间万物,造福利民,派杨二郎担山赶太阳。二郎神便用铁扁担把中原的一座座高山担到汉王来,如今坐落在南望的元山和孤山就是二郎神从中原担过来的众多山峰中的两座。要不你看,中原地带没山,而汉王镇的山却一座挨着一座呢。在担完山以后,二郎神又迈开脚步忙着追赶太阳,就这样,追呀赶呀,把十一个太阳打的钻到地下了。剩下一个,吓得脸色发黄,藏在了汉王一带的蚂蚱草底下。天上没有了太阳,地上立刻变成了一片黑暗,河道泛滥,常常溢出,毒蛇猛兽到处横行,黎民百姓痛苦不堪。于是,玉皇大帝又下达命令,让杨二郎找回剩下的那个太阳。就这样,杨二郎就又来到把山放下的地方,在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到处找太阳,在蚂蚱草下面找到了太阳,让它回到了天上,从此天上就只有一个太阳,万物才得以生长。杨二郎完成了使命,准备回到天庭复命,便使劲甩了下脚上的泥巴,甩下的泥巴就形成了鏊子山。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simatictek.com All Rights Reserved.